生活 Style人生 Stories

电影是现实不是梦想

文 | 杨丽玲


是必须实实在在埋头苦干的。
拍电影,并不是大家以为的那样,享受着华丽与风光。尤其在新加坡。

新加坡电影圈中人口中常提起这个名字——陈封侦(Tan Fong Cheng) ,昭玮电影制片人,参与制作的电影包括《15》、《Be With Me》、《My Magic》、《Tatsumi》、《In The Room》、《Apprentice》等。

都是很不错的作品。这在小岛国来说,是难得的。

淡马锡理工学院毕业,从广告拍摄到电影工作,由零开始以电影为事业,今年担任“全国青年影片奖”评审,不是纸上谈兵。

拍电影,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

(图中右一为陈封侦,她身边的是合作多年的新加坡名导邱金海。)

担任制片人的你,一天的日常是怎样的?

我通常在进公司之前先回复电邮,早上会尽量完成行政工作,因为下午一般上都排满了会议。

什么时候开始对电影产生兴趣?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是机缘巧合。我在理工学院时被派到制作公司实习,完成第一次的拍摄之后,我觉得很好玩而且还有钱收!所以当我接到工作邀约,马上就答应了。

谈谈你第一次参与电影拍摄的经验。从中学习到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在学校最后一年的毕业习作。我拍了一部关于肖像雕塑制作的纪录片,但我们必须参与其他同学的制作以换取他们的帮助。过程中,我学习到团队的重要性。电影,是必须和其他人一起工作的行业,和你合作的人是怎样的,很重要。

成长过程有没有什么人启发你走向电影之路?
我有叔叔从事创意工作,例如摄影、广告,是他们把我引入创作之路。

先后和导演邱金海、陈子谦以及巫俊峰合作,他们的工作方式有什么不同?
他们都是才华横溢、充满热忱的导演。邱金海喜欢快刀斩乱麻,俊峰很有耐性很为别人着想。

女性想进入电影圈是否有难度和障碍?
我不觉得作为女性有什么障碍,其实女性先天的触觉和愿意聆听的天性,对拍电影很有帮助。我不是念电影或者电影制作的,一直以来都是在工作中学习,逐渐成长,让我这些年可以在电影圈生存。

你会怎么形容电影制片人的工作?最享受的是什么?最大的挑战又是什么?
当制片人就和一把瑞士刀一样,你的应对能力必须很强,在面对任何状况时都能随机应变解决。我最享受的是和不同的人工作,但最大的挑战也是怎么应对难搞的人。

至今在事业上,让你最引以为傲的是……
应该是我们的日本动画片《Tatsumi》在康城影展放映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也许不会再有机会制作另一部动画片了。那个制作团队太棒了,我们没有人会忘记这一段旅程。

对你来说,何谓好电影?怎样的故事会让你感到兴奋?
好电影是在看完之后,里头的每一幕还一直在脑海中浮现。我以前喜欢比较暗黑的电影,但最近我喜欢类似《Hidden Figures》的励志自传电影。我们现在正拍摄一部关于食物的影片,哈,我对于在片场有享用不尽的美食感到兴奋。

根据你的观察,本地电影圈这些年有什么变化?
电影制作在这5年来因为科技而产生变化。数码化让电影制作费更低,让更多人有机会拍电影。

昭玮电影以有效率的拍摄闻名,擅长以低成本拍出得奖作品,怎么做到的?
是自律。我们很清楚电影制作必须符合经济效益,在本地电影市场,票房赚来的每$3我们只能回收$1,为了回本,制作费必须控制得很紧。

一般人对本地电影圈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很多人以为电影圈华丽又好玩,可以赚很多钱,事实上,你必须非常努力。

在邱金海拍摄《Mee Pok Man》超过20年之后,我们至今未发展起真正的电影工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们的市场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我们必须拍摄一些让国外观众有共鸣的电影。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培养足够的编剧,让剧本的素质有所提升。

愈来愈多年轻人希望参与电影制作,寻找年轻制片人时,你觉得什么特质是最重要的?
肯学习、肯苦干。

对希望加入电影圈并取得成功的新一代,你的建议是……
为未来漫长的道路作好心理准备,试着享受这趟旅程:)

 

怀有电影梦的年轻人未入行可以先踏上展现才华的平台。
SCAPE举办的“全国青年影片奖”(National Youth Film Awards迈入第3年,竞赛首次开放给非媒体相关课程的学生报名参加,陈封侦是今年评审之一。
报名截止日期为4月15日,5月将有一系列相关讲座与工作坊,详情请上网查询。

 

 

Published:07/04/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