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tyle人生 Stories

一个人的路…不孤单

文 | 摄影|杨丽玲


写在他的故事开始之前……

是偶然。

两年多前,农历新年,上脸书看到网络订购海鲜专页《渔民/Dish The Fish》,正好听到阿妈叨念海鲜天价而且难求,心血来潮订购,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送货上门,价钱不高而且根据妈妈形容,老板很年轻,态度非常亲切,还频频问需不需要帮忙处理。

那时还在办杂志,很忙。传简讯道谢之后,觉得他提供的服务在当时来说很新鲜,于是交代饮食版记者跟进采访,但因他当时还在思考生意模式,最后报道的篇幅其实很小。

一年之后又到农历年,团圆饭火锅想吃些特别一点的食材,才找上了他,而他竟然还记得我。

只光顾一次且从未见过面的顾客,365天之后还记得,我觉得这是今时今日该有的服务态度 。

筹备《21g》时,最想做的,是讲故事。讲一些努力生活的人的故事。

他,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人。

 

“你可以一头栽进来做,但是现在的大环境,不可以太理想化。很多年轻人不懂他们跳入的是大海!”

在新加坡这样一个急功近利的城市,我还没有听过有人做他做的事。当然,有的话,劳烦你告诉我。

这是一个年轻人跳入大海力争上游的故事。

33岁的陈俊子,OK…我习惯叫他Jeffrey,在Tiong Bahru地铁站附近的Beo Crescent湿巴刹经营两个海鲜摊位,一摊卖冰冻海鲜,另一摊卖生鲜海产。

“开始做的时候,几个月根本没有卖到什么东西,哇,很辛苦。”他苦笑。

我去过几次,观察到巴刹的顾客流量一般,确实不算特别热闹。

“我用这个摊位当作平台, 因为租金便宜,加水电费100块一摊,拿来试试看咯。”

干嘛不干脆只经营网络店就好了,他的生意原本就是从脸书开始的。

“那是我本来想的方向,但在网上卖的都是批发商,我拿的货哪里可能比他们便宜,在网上卖东西,大部分的人都是要看价钱。他们不懂你卖的三文鱼跟别人的有什么不同,噢!这个比较便宜啊,就买这个咯。但是我坚定的意念就是一定要让大家知道在吃什么。”

传统行业需要年轻的创意,传承再创造。

“在这里整个行业里,只有5%是年轻人,很少。那些朋友是通过我大学念SMU时认识的,都是父亲的生意,很多是批发商,有些是因为父亲过世,有些是自愿接手,他们也在想办法改变这个市场。”

大学毕业生当鱼贩,我笑说业界的老前辈们一定觉得他可疑。

“他们看到我觉得很奇怪,最近遇到一个,他说小弟来做什么?这样年轻来找这些东西。刚开始他们都很怀疑,直到和我交谈。这个行业有很多专用词汇,只有做过才知道,谈了之后他们就知道,我不是新手,哈。不过这个业界很小。很难进来。 你要跟他们这些做了30、40年的人竞争是不可能的,要找新的市场 。”

卖鱼,身边的人肯定有意见吧?

“起初每个人都不赞成,哈哈。有些人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他们知道我是渔业家族长大的,但是他们觉得为什么我要读完大学才来做。我反而觉得就是读了大学,我才有经验、想法和人脉来开创事业。”

这个行业太辛苦,很多人尽管是家族生意也不想做。

“其实我20年来很讨厌卖鱼,每天太早起来了,要出很多力,又不够睡。以前我的父亲是做批发的,在裕廊鱼市场有间店,我6岁时他就过世了。我们一家有5兄弟,我、我的双胞胎哥哥,二哥大我13岁,大哥大我15岁,大姐大我17岁。大哥跟母亲3年前过世。父亲以前的店后来给uncle做咯。我二哥那时没有真正学这门生意,想学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就自己找一个摊位。我12岁开始帮他,那时太小,不敢拿刀,到了15岁开始学处理鱼,哈哈。要一点时间,以前时常切到手,要慢慢学。”

在鱼市场的成长记忆,始终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以前鱼市场没有栏杆的,可以坐在那边听海的声音,渔船一到,就会喊你叫你走,船就靠岸下货咯,3、4岁的时候,我跟双胞胎哥哥常常坐在那边,那时开始对海有一种很深的感情。”

大学念Business IT,毕业之后4年内做过4份工作,他说那时一直没找到方向。

“觉得没有什么意义。现在我能把好的海产介绍给人,而且人家知道怎么处理,我就觉得很有满足感。”

改变人生方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当你决定走的这条路,不是一般人认可的。

必定,有一个契机。

“两年前我在一家旅游投资公司工作,每个月都要飞去上海、香港,那时在公司什么都要做。我问自己:到底这样做是为了谁?虽然是为了薪水啦,但我做这些东西,人家会感受到吗?有没有影响到别人的生活?

这是我一直在想的问题。

我老婆说:‘诶,你已经问你自己很久了咧。’

我想了想觉得不然计划一下咯,也不要太冒险,出来创业的话一点生意都没有就完蛋了。所以我们开始在脸书上接订单,其实我一点资金也没用到,就是过年接生意还有靠自己的人脉,慢慢累积资金,才开了这个摊位,用了大概5000新币。冰箱、桌子都不用钱的,我的表哥也是做这行嘛,冰箱放在那边4、5年没有用,我就捡来用咯。我哥哥的隔壁摊移走了,有多余桌子,我就拿来用,我只是加了块玻璃而已。

At the end of the day, no point being selfish. 如果把利益放在最重要位置,就会失去比较美好的东西。”

 

我很喜欢新加坡的湿巴刹。

直到现在还会记得小时候拿着妈妈写的单子奉命去巴刹买东西,一路上紧紧捏住那张纸,边走边念念有词,“Auntie,3毛钱豆芽”、 “Uncle,五花肉,两块钱搅成肉碎……”,走到摊位前,战战兢兢好不容易才吐出那几句话。我记得,卖豆芽的auntie样子比较凶,卖肉uncle笑笑友善一点儿,最前排有一摊uncle卖的鱼比较贵。

我很喜欢湿巴刹的味道,腥味鲜味人味混杂成生活气息,人来人往讨价还价卖菜送葱与人直接沟通的体验,让我有种扎扎实实存在着的感觉。

现在还有人会讨价还价吗?我笑着问他。

“一定会的,安娣们不会放过你的,年轻人也一样。哈。一毛两毛都要减,你要懂怎么应付。有时赚多一点有时赚少一点咯。 ”

逛巴刹的妈妈们都喜欢光顾相熟的摊位,我想他刚开始做生意时一定不容易。

“需要一点时间。我刚来的时候,安娣们都觉得我很奇怪,为什么有鱼摊不让人家摸那些鱼,还坚持卖冰冻海产,大家还是比较习惯买新鲜的鱼。我就try咯,每个星期四在我的冰冻摊拿一个小箱卖,10条20条,过了一两个月建立关系,我就把顾客带去新摊位,告诉她们之后我每个星期二、三和六都会卖新鲜鱼,我用了至少6个月来建立这些顾客基础 。”

一般人都认为海鲜的是新鲜的比较好。

“你要知道海鲜是在几时被冰冻的,冰冻就是要把细菌降到最低,东西才不会腐烂。温度一高,细菌就有滋长的环境。如果你拿很新鲜的鱼去冰冻,就很新鲜。很多商家要薄利多销,卖不完,就去冰冻,所以很多人会觉得冰冻的东西不好。”

这些知识,去超市买海鲜的话,才不会有人跟你分享。

“这就是我想保存的湿巴刹文化。 我有时觉得有点沮丧,人家会因为价钱跑去跟别人买,我会想说我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不过我有一群很好的顾客一直鼓励我,她们不介意我介绍新的东西给她们。什么鱼卖得最好?给小孩子吃的咯。午鱼、鳕鱼、三文鱼最普遍的,我想把这些海产转成别的。真的有很多其他海产很好吃。很多人没有吃过,慢慢介绍咯。

我也会跟刚认识的批发商说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鱼就介绍给我, 我会去学怎么处理、怎么煮。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每天都在学。我就是这样一直鼓励自己再坚持下去。因为很好玩嘛。”

要大家改变既定观念,尝试新的东西,是困难的。

“我的摊位卖100种东西,其中有一两种不一样就好了。顾客来,我介绍100次,她买一次就够了。教育就是需要一点时间,介绍给对的人,不能灰心的,要一直试一直试。有时遇到这些波折有点累,但一看到有新顾客买没有吃过的鱼过后还说很好吃下次可以买,就觉得开心。”

他每星期都会跟供应商订购一些有趣而罕见的鱼,价格没有想象中的贵。他说就是想人家try咯,我每次看了都想买来试煮。

是的,我也加入了他的whatsapp群组。他在3个月前开设这个群组,早上拍照上传,介绍海鲜产地甚至附加食谱,顾客可以立即订购,80元以上有送货服务,再不然你订了然后去摊位取货也行。新一代新作风,非常符合这个时代精神——速战速决。

方法是奏效的,我见识过他上传照片之后,海产立即被抢光的盛况。

“人要与时代变化,不能停留在以前的做法。你看巴刹愈来愈少人,有关当局也没有提供一些帮助或者想怎样推广。很希望我做第一个人,然后可以有多一点人出来,虽然辛苦,但其实是可以把整个行业变得没这么累的。你看小贩都习惯早起早卖东西,现在的人哪里有时间早出门买东西?所以我很希望周日可以有更多夜间巴刹,不只1个、10个、100个,整个新加坡都可以变成这样。”

鱼贩的一天,是怎么过的,我很好奇。

“如果生鲜鱼摊有开,我半夜12点要起床,12点半离开家找二哥,1点的时候跟他一起出发去鱼市场抢鱼,然后去二哥的店分鱼。6点来到我的摊位,大概7点半到9点半之间会比较多顾客, 12点几乎没什么人了。送货订单多的话就找人家送咯,有时候一两个就自己来,弄到来大概4、5点,一天大概工作18小时。回家有心情就煮饭咯,我喜欢煮嘛。”

他笑说就算是休息日也总在忙一些古里古怪的东西。

“给你看我的task list!没开档也还有一大堆琐碎的事情要handle,得找批发商谈,找新的货品、找食谱拍video,要不然怎么介绍给人?网页也是我设计的,还得印制衣服、设计cooler bag、塑胶袋。去年新年我有做红包,今年也会印日历……感觉好像一个人在做10个人的事情,有些时候真的觉得很累。”

孤军奋战,我很能感同身受这种身心俱疲。

从没有一刻觉得做不下去吗?

“其实会啦,哈哈。但就是因为一些小小的鼓励……像我几个星期前出国,顾客会说:‘哇,你回来了!’ 有时我知道那个安娣一个月没有来,看到她走过,会问候她:‘诶,你没有来,生病啊? ’有新的酱料,就送她们一罐咯,有时她们出国会买东西给我,好像变成朋友。这就是我要建立的关系,是很宝贵很难得的。我如果要赚很多,很多东西,根本不会想做的。”

他很早已为《渔民》订下远大的目标,希望未来有属于自己的食谱生产线、烹饪学校、餐馆、生态旅游渔场。

人类确实非常渺小,但理想可以无限。

怎么实现?

Only hard work!他笑着回答。

做咯。

是吧。

梦想之路,无捷径。

 

 

 

Published: 12/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