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tyle人生 Stories

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文 | 王莉雁


人生还有其他选项吗?
被生活追着跑,忙得焦头烂额喘一口气时,你是否也曾在心中这么问过自己。
3年前,手握几千块积蓄,他毅然弃业。
告别了原本的广告设计工作,专注个人手作品牌“黑眼圈”。
31岁,马来西亚的大男生何文毅,一个关于娃娃手作人的故事。

从弃业到创业
第一个娃娃,是当年求学时期为前女友制作。想送对方一个市面上找不到的特别礼物,决定自己动手做,从身边现有的材料着手。
谁知道,是梦想萌芽的契机。
爱看漫画,喜欢手作和角色设计,05年开始,设计师正职以外,他也副业经营“黑眼圈”。
毕业后,曾留在吉隆坡生活了6年,生长于小镇居銮,他始终不喜欢大城市的节奏。回到老家,在广告社当设计师,工作每星期6天制,他形容:“基本上是没有life的,每天做工睡觉,慢慢也变得很厌倦。”
3年前,决心发展个人事业。在别人眼中,也许不太理智,做娃娃,赚得了钱吗?但不管做什么,未必有人理解的吧,而生活最终还是自己过的。妈妈是传统裁缝师,以为他师承自阿妈,他说其实是上网自学做娃娃。有心总会找到办法。路一步步走出来,一个个充满童趣的可爱黑娃诞生。
他笑言一开始“黑眼圈”是无定向发展,设计各种手作小物贩售,到后期才主攻娃娃。
“其实是无心插柳。我很喜欢角色设计,开始做娃娃后,订单也一直进来,就一直做到现在。之前多是本地客,近期开通Pinkoi 和Etsy网站销售平台,现在多了海外像德国、美国和台湾的订单。”

pandaeye_dolls
设计的黑娃都有名字和故事,“如果没有赋予它一个角色和故事,它们就是一块包着棉花的布而已。少了这些,就像少了灵魂。”

pandaeye_red-head

做最特别的你。每个娃娃虽长得一样,但原来有细微差别。
“我不希望它们像工厂出来的一样,每个都是一个版模,所以通常一款花布,我只会买少量,尽量做出来的衣服都不一样。”

pandaeye_cloud-1

黑眼娃娃最新成员:云小羊。

手作人的日常
或许很多人会以为,手作人的日常工作就是画画草图、缝缝制制,生活诗情画意,很dreamer。
他说实情是很多繁琐杂碎工作要自己一脚踢。
一人独立作业,设计、缝纫、接单、邮寄、构思配图文字、社交媒体上拍照宣传…少点热情很难继续。
小小的黑娃们背后,有创作者各种小小的坚持。
为娃娃塞棉花,因为要很用力,手指头常塞到发肿脱皮。“我请过助理,还是不行。我的娃娃是很扎实的,棉花要塞得很实,男生很少会从事这种工作,女生力气小,娃娃就变成松松软软的,不达我的标准。”
也曾请助理画线裁布,结果画歪了。“我当时刚好不在家,去摆档了,妈妈看到布都画好了,就好心帮我车,结果我一回来,布是车好了,但全歪的,妈妈车工是很好啦,但因为布剪歪了,自然也车歪了,最后都丢了。”
难找适合的小帮手,不如将就一点?又过不了自己那关。“拿问题娃娃去卖,我觉得客人会发现到。虽然我问过女友,她说看不出来,哈,可能我对著它们太久,只要一点不妥,我就看出来。”

经营自己的品牌,每个阶段困难都不一样。
他说最头痛是客户服务。喜欢设计,但自认表达能力不好,不擅长处理客户问题。
“有时看到订单邮件,想说等下回复。结果忙了几天,回头才发现惨了,忘记回顾客。这点很不好,即时回复非常重要,如果隔两三天才回,顾客都没有mood买了。”
自己当自己的老板,很自由,但要学会好好运用自由是一个学问,他认为关键还是自制能力。
“要自我控制,今天设定好目标就要完成,不可以跑去玩其他东西。像最近我迷上玩陶土,结果就荒废生意,拖慢了订单。纪律很重要,我还在改。”

pandaeye_ceramic

最近迷上“玩泥土”。学陶土,用另一种媒介去创造角色。

有订单,却无法快速生产,也是问题。
一只娃娃要4到5小时制作,他一般每天制作两个, “一天最多3只,做完我也没有life了,就得一直坐在桌前不停做,哈。”
也试过有公司想大量订购100只娃娃,“因为量大,对方要压价,我是想做,但也做不到这么多。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需要坚持。我都告诉自己,可以用别的管道赚回这些钱 。妈妈就会说我艺术家脾气。哈。”
有钱不赚,别人看来很傻吧。为何不找工厂代工? “大量生产的话,我的黑娃就不特别了。”
当然可以为卖更多而不停做,只是不想把自己变成流水线男工。
创作是生活,一整天靠在桌边工作的创作者,最终会失去灵感与能量,变成一台机器。
“我不想让自己讨厌这件东西。有时太逼自己去做一件事,最后会变得反感,就做不出好的东西。”

pandaeye_work-station-2 

家中小小的角落,他的微型工作室。

pandaeye_diy

白天集中力容易被分散,他喜欢深夜制娃,所以品牌就叫黑眼圈。
一个娃娃的成形,从设计到缝制到完成,创作的满足感有时无法用金钱衡量。

摆摊人生,快乐不快乐
除了网上卖黑娃,他也不定期到各地参加文创市集,足迹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台北和澳门。12月份,将参与吉隆坡动漫展和新加坡乌节路圣诞市集。
早在05年就开始摆档生涯,当时纯属玩票性质,“都是做一些手作小物,卖几块钱,没想过成本问题,可能花4个小时做的一个产品吧,就卖个4块钱,哈,没有经济效益的,纯粹好玩。”
国内和国外参加文创市集,不同点在于成本,“国外摆档成本很高,有机票住宿考量,加上我的产品不多,每次摆档最多做30只娃娃带去卖,赚不多。有时也有人问,你去摆档是赚几千块?其实…我只赚几百块。吓?那为什么要去?我的主要盈利其实不是靠摆档,而是通过网络。摆档只是增加曝光宣传,让更多人认识我,摆档不一定可以赚钱,但多数时候是可以cover到费用的。”

最好玩经验是在澳门,摆档生活增加阅历,也可以和不同手作人交流。“那次是在澳门塔石广场举办的大型市集,由当地政府资助,摆档费全免,还包住宿。我们住海边度假屋,有巴士每日接送,摆档好像去度假,澳门风景很漂亮,还可以遇到很多很厉害的艺术家,来自日韩港台国新马不同区域,全数大概有200多个档位吧。”
谋生之余,工作当度假,但也并非日日是好日,试过在马六甲摆摊一整天一个也没卖出。
谈到国外和本地顾客差别,他认为部分人仍不了解手作的价值,“有些客人一听娃娃一个要100块(马币),转头就走了,哈哈。可能还是需要时间来了解吧。”

因为爱看漫画,他所设计的娃娃也偏可爱感、漫画风。“有时带女友一起去摆档,很多人以为娃娃都是她做的,我比较容易不好意思,也不爱露脸。就坐在那里,不好意思站出来,然后他们都会,啊,你做的?表情一脸就是我在骗人,哈,也蛮好玩啦,让大家有落差的感觉。”

pandaeye_oversea

“去摆摊,其实不要想会不会赚钱,赚回车马费已很不错。虽然辛苦,但你还是要走动,去摆档,po个照片,让大家知道你的存在,你在运行中。”

摆摊,背着装载梦想的行李上上下下,未必赚大钱,也未必徒劳无功。
Keep moving,哪一天也许就打开了另一扇门

梦想,足够维持生活吗?
应该有100个人问过他这道老土问题。
他笑,“其实不够。”
生活本来就是苦中一点甜,没有人可以100%做自己喜欢的事。唯有努力开辟不同收入来源补贴,才能支撑自己的梦想。
有娃娃订制服务,为顾客量身打造布娃;和马来西亚当地服装品牌玩cross over,以黑娃为灵感设计的魔术贴可以随意变换贴在T Shirt上;也和一些Art Studio和Café合作,不定期开办小型手作坊授课。
有时还会去当摄影助理赚赚外快。
“懒惰的话,1个月赚1千多,对一个30多岁的人来说真是少到不能再少,但如果我很勤劳办workshop,就比较容易平衡生活费。我都到处跑开课,有时在café,通过那里招生,让他们抽佣,他们可以有话题吸引顾客,我也有空间教课,双赢局面。”

万一有天做不下去,想过回去打工吗?
他摇头,“没有,因为我没有退路。我已经养成不喜欢时间被绑着的生活习惯,不能再接受朝九晚五了。与其打工,生活被限制,反正也是要接案子的,不如现在好好发展喜欢的事业,我觉得黑眼圈是有成长空间的。我宁愿辛苦一点,去冒险。”
未来计划,他希望有自己的工作室,平日做设计生产,周末手作教课,也依然会坚持手作娃娃,构思衍生周边产品。

访问尾声闲聊,他说,“我对生活物质要求不高,汽车小房子小不要紧,可以用可以住就好。剩下的钱用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我觉得会比较快乐。”
选择做喜欢的事,寻找最贴近自己的方式去谋生,从中找到乐趣。即便要走一条不一样的路,和大家不一样,也不怕。
可以相信自己的梦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黑眼圈脸书  PANDAEYES HANDMADE

Published: 05/12/2016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