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Play

天空之岛民—苏格兰外岛

文 | 摄影 | 阿龙

视觉记忆开始对岛上的群山、瀑布、海景的轮廓感到力不从心,仍清晰可见的,是岛民和他们的那座天空之桥。

竟然能够如此清晰。

天空之岛让我奔走过两回,为的是奇特的山景。跨越整个英格兰以及大半个苏格兰直达西北方高原(The Highlands),才能接近这座岛。远如天边。

然而,奔波如此,最终定格在记忆里的,不是眼睛所眷恋的,而是能打动人心的人与事。

孤岛不再

斯凯岛(Isle of Skye)位于苏格兰西北部内赫布里底(Inner Hebrides)。只因“斯凯”念起来像英语词汇的“天空”,加上地理位置的偏远以及风景的壮阔,我擅自把它唤作“天空之岛”。

1995那一年,因为衔接天空之岛与苏格兰大陆的汽车天桥竣工,外岛从此投入母体的怀抱中。

天空之岛不再是一座孤岛。渡轮公司也从此走进历史。

在那之前,岛上约一万名岛民进出天空之岛时,必须渡过海峡。酷日的夏天里,与大群的夏季游客争着排队等渡轮,对返家的岛民而言无疑是难熬的。

天空之桥(Skye Bridge)的落成让岛民返家不再是遥远的事。

衔接噩梦

以为能把天空之岛与苏格兰大陆衔接起来的汽车天桥,后来竟把岛民与天空之岛隔得更遥远。岛民变得更孤立。除了新建的汽车天桥,岛民没有其他通往大陆的选择。

这座由私人企业集资建造的设施竣工后不但归为私人产业,企业也同时获准不受限制地向驾车人士征收过路费。既然是私人企业,自然就发挥企业所长,搜刮民脂民膏,让2.4公里长的一座汽车天桥成了全欧洲收费最高的一座。

牺牲了渡轮公司职员的工作所换来的汽车天桥却成了敲诈岛民的设施。一名老妇为了建桥所需,土地还被强行征收。原有的后院风光遭破坏,进出岛时还被迫缴付离谱的过路费。

为方便岛民往返的交通设施,最终却方便了榨取。岛民不满,奋力对抗。不满的不是收费,而是不合理的收费。

从群体的示威抗议到个人的拒绝缴费。于是,岛民被捕、被控、被罚款,甚至有一人入狱服刑。被法院罚款的岛民为了缴付罚款,必须离岛到距离百余公里外缴罚款。然而,往返天空之岛又得不使用岛上的汽车天桥,再次坚决拒付过路费,又再次被提控。

我二度拜访天空之岛时,车子已能通行无阻地驶过了免收费的汽车天桥。

从收费到废除收费制之间经历了整整9年的时光。对岛民而言,可是三千多个日子的坚持不懈。少一丝坚持都无法成功。我这局外人轻松地享受了他们辛苦换来的成果。

民间力量最终取胜。竟然能够。

不过是人口区区一万左右的小岛而已。因为不肯任由权势宰割,以行动实践自己的信念。从市井小民开始到国会议员代表不懈的争取,直到2004年苏格兰政府出资买下汽车天桥为止,对抗才宣告结束。其他地区的苏格兰人也加入声援。每一点,每一滴,都是成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作为小红点岛民的我而言,只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抱抱怨,然后速速认命比较方便。习惯了这样的思维。对抗权威是没有胜算的事。因此,对抗是愚蠢的。再说,无论什么原因,破坏秩序就是不对。即使对抗不合理也是错的。因此,所有的不合理都必须合理化。

天空之岛民却虽然没有人口5百万,但自行组织起来对抗权威,力量远超5百万人的散沙。

一场选择

与有没有胜算毫无关系。说穿了,只是肯不肯付出去争取胜算的差别而已。眼前的安逸,总是诱人的。等别人去争取,让自己享受成果是最好的盘算。

是选择的问题。天空之岛的岛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汽车天桥是有形的。让它归还岛民的则是无形的力量。虽然无形,却清晰地印记在我的记忆里。

 

 

Published: 29/03/2017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