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的不完美与人不同

文 | 卓宜丰

与机械为伍,从小深受手冢治虫的《Astro Boy》启发,高桥智隆先生创造了形象酷似阿童木的Robi。工业机器人大行其道,人工智能打击业界专才的今日,Robi是玩偶,是贴近人心的。

「伏地挺身」指令下达,Robi 会说:“我们一起来做吧。”然后,有点兴致,动作怪异地伸动双腿,摆好姿势。

“一、二、三…噢,我累了。”

有点萌。

人类对未可知充满恐惧。所以,高桥先生说:“在电脑未盛行以前,人们也很不安。”

今日——若电脑消失,人类反倒,不行。

以下便是高桥智隆先生,针对Robi 与未来世界的说法和诠释:

Robi的出现,使人们开始想象未来世界的机器人模样。有一些人或许会问为何要与机器人共存,有类似机器人会取代人类工作的疑虑,这只考虑到消极的一面。

世界正进入about to ready迎接与机器人共存的时代。Robi并非终极机器人。要人们理解与接受机器人,过程必须循序渐进。以目前情况而言,一个终极机器人对一般人是难以负荷与承载的,而且也还要耗费五至十年时间去创造。我现在做的是,每年有不同的创造,一步一步引介机器人。每一时期,就推出一些新功能,一方面也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教育,让人们慢慢去接触与接受。

在Robi之前,机器人主要是给专业人士使用的。现在,人们可以轻易将Robi组装好,享受与它对谈,或进行一些日常活动。这可让人们体验与机器人共存的未来生活。

完整组装Robi需要70个星期的时间,采取这样的一种销售方式主要是让消费者自行选择与Robi接触一段时期。如果他们喜欢,就可以完整拥有它。若觉得太困难了,或不太有趣,他们就可停止购买。如不采用这样的销售,人们就得在未确定是否喜欢的情况下,一次过花上约二千多元。

科幻小说或电影中常把机器人塑造成毁灭世界的反派。我无法认同,也觉得是不可能的。人们赋予机械的恶念是属于人性的。机械的运作和人不一样。机械是不完美的,各种各样的发明,如:电动车、互联网、智能手机、或小至自动铅笔都会带来运作方面的问题,我们不应该自傲地以为这些创造是完美的,我们仅能做好充分准备,去迎接所可能出现的问题。机械的malfunctions 与人不同。它并没有统治世界的野心,或毁灭地球的恶念。

当然,机器人也不是救世主,不能解决各种社会问题。我们在日常中使用智能手机、电脑,与机器人的关系在未来也诸如此类。在《Pinocchio》故事中,不是有一只Jiminy Cricket吗?它是Pinocchio的资讯供给者。或许人类与机械的关系在未来世界中就犹如Pinocchio 与Jiminy Cricket 一般。

对于与机械的爱恋,或许早已出现在人类的活动中。人们会把心爱的轿车比喻为Lover 一般。以相等形式,与机器人的爱恋也不足为奇。

有时候,我觉得机械比人类或动物更为美丽。那是一种intentional之美。相对于生物的unintentional 的美感,是不同的。

高桥智隆先生一直保持着温文淡定,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知性。

或许是我们电影看多了。无知人类的恐惧与疑虑实属多余?拥抱机械的时代经已来临,对着机动运作的他or她,有一场爱恋,或许,也不为过。

欲与Robi互动,和高桥智隆先生会面,可亲临于8月4至5日,在新达城会展中心举行的Japan Park Singapore 2018。活动中,能以优惠价一次过拥有完整Robi。

详情可查询 https://jpsg.asia/

Published 24/7/2018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