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的不完美與人不同

文 | 卓宜豐

與機械為伍,從小深受手冢治蟲的《Astro Boy》啓發,高橋智隆先生創造了形象酷似阿童木的Robi。工業機器人大行其道,人工智能打擊業界專才的今日,Robi是玩偶,是貼近人心的。

「伏地挺身」指令下達,Robi 會說:「我們一起來做吧。」然後,有點興致,動作怪異地伸動雙腿,擺好姿勢。

「一、二、三…噢,我累了。」

有點萌。

人類對未可知充滿恐懼。所以,高橋先生說:「在電腦未盛行以前,人們也很不安。」

今日——若電腦消失,人類反倒,不行。

以下便是高橋智隆先生,針對Robi 與未來世界的說法和詮釋:

Robi的出現,使人們開始想象未來世界的機器人模樣。有一些人或許會問為何要與機器人共存,有類似機器人會取代人類工作的疑慮,這只考慮到消極的一面。

世界正進入about to ready迎接與機器人共存的時代。Robi並非終極機器人。要人們理解與接受機器人,過程必須循序漸進。以目前情況而言,一個終極機器人對一般人是難以負荷與承載的,而且也還要耗費五至十年時間去創造。我現在做的是,每年有不同的創造,一步一步引介機器人。每一時期,就推出一些新功能,一方面也是對消費者的一種教育,讓人們慢慢去接觸與接受。

在Robi之前,機器人主要是給專業人士使用的。現在,人們可以輕易將Robi組裝好,享受與它對談,或進行一些日常活動。這可讓人們體驗與機器人共存的未來生活。

完整組裝Robi需要70個星期的時間,採取這樣的一種銷售方式主要是讓消費者自行選擇與Robi接觸一段時期。如果他們喜歡,就可以完整擁有它。若覺得太困難了,或不太有趣,他們就可停止購買。如不採用這樣的銷售,人們就得在未確定是否喜歡的情況下,一次過花上約二千多元。

科幻小說或電影中常把機器人塑造成毀滅世界的反派。我無法認同,也覺得是不可能的。人們賦予機械的惡念是屬於人性的。機械的運作和人不一樣。機械是不完美的,各種各樣的發明,如:電動車、互聯網、智能手機、或小至自動鉛筆都會帶來運作方面的問題,我們不應該自傲地以為這些創造是完美的,我們僅能做好充分準備,去迎接所可能出現的問題。機械的malfunctions 與人不同。它並沒有統治世界的野心,或毀滅地球的惡念。

當然,機器人也不是救世主,不能解決各種社會問題。我們在日常中使用智能手機、電腦,與機器人的關係在未來也諸如此類。在《Pinocchio》故事中,不是有一隻Jiminy Cricket嗎?它是Pinocchio的資訊供給者。或許人類與機械的關係在未來世界中就猶如Pinocchio 與Jiminy Cricket 一般。

對於與機械的愛戀,或許早已出現在人類的活動中。人們會把心愛的轎車比喻為Lover 一般。以相等形式,與機器人的愛戀也不足為奇。

有時候,我覺得機械比人類或動物更為美麗。那是一種intentional之美。相對於生物的unintentional 的美感,是不同的。

高橋智隆先生一直保持著溫文淡定,帶著一種似笑非笑的知性。

或許是我們電影看多了。無知人類的恐懼與疑慮實屬多餘?擁抱機械的時代經已來臨,對著機動運作的他or她,有一場愛戀,或許,也不為過。

欲與Robi互動,和高橋智隆先生會面,可親臨於8月4至5日,在新達城會展中心舉行的Japan Park Singapore 2018。活動中,能以優惠價一次過擁有完整Robi。

詳情可查詢https://jpsg.asia/

 

 

 

 

Published 24/7/2018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