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Lens觀點 Reviews

《追捕》豈有情懷似舊時

文 | 杨丽玲

我非常希望自己喜歡《追捕》。是真心的。至少為了吳宇森。
在過往接觸的印象中,吳導是好人。身處是非圈,很少人會讓你感覺,是好人。當然,我也喜歡他電影里屬於男人的浪漫。

開場,河智苑和張涵予談老電影念著《追捕》對白,張涵予還哼起了《杜丘之歌》,擺明旨在向原作致意。高倉健與原田芳雄主演的日本版據說是中國文革之後引進的第一部外國電影,也就是中國人的集體回憶。選擇重拍《追捕》,乍看是符合邏輯的,既可以面向廣闊中國市場,雙雄故事又完全契合導演風格。

但電影在中國上映,票房和口碑直直落。想想,畢竟已是41年前的作品,有共鳴的人也許已不再進戲院了。人,畢竟是會變的,心態會變,口味更會變。

電影里出現白鴿屋,已知怎麼一回事。John Woo作品,沒讓幾只白鴿齊飛串場怎行。

福山雅治對決張涵予,白鴿慢鏡頭飛過,我的心也糾了一下。我懺悔,自己以前曾經大聲嘲笑過這些單純的鴿子。

是自我重復,還是固守執著,我選擇相信吳導演屬於後者。
就連到了好萊塢遇上霸道的阿湯哥也不動搖,數十年心志不變,誰能做到。雖然他說是循眾要求,我執意相信是他個人懷有情意結。

不變,在大家都忙於move on,爭相隨波逐流跟著大隊變的年代,是難能可貴的。

世界上最寂寞,莫過於世人皆變我不變。

吳宇森電影,販賣的當然是男人的浪漫。

雙雄對峙,明明敵對,但惺惺相惜。可惜電影里的兩個男人偏偏看起來互不相干,一點火花也迸不出來。

有說法電影最初的男主角人選是劉德華和金城武,這個組合也許欠缺新鮮感,也許商業港片味太重,但…come on!至少大家溝通得到啊。一個中國人一個日本人,結果只能用各自都陌生的英語溝通,怎會沒隔閡。尤其對白還像極了8、90年代午後播映的美國電視影集。

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盡在不言中,是可能的。但需要內斂的深度演技,展現。福山雅治不屬於這一款,他是明星,是本色型演員。

我是他的粉絲也不得不說,當警察,福山雅治真的不合適,拿槍?拿相機按快門倒是可以的。青靚白淨的福山桑不僅陽剛味不足,也滄桑不起來。

失去摯愛念念不忘,頹廢亦固執,找淺野忠信可以,小田切讓也行,再年輕更主流一點,我推薦小栗旬,不信你看近期的《Border SP贖罪篇》。善用演員是很關鍵的,福山還是在是枝裕和的《我的意外爸爸》里西裝革履當傲慢精英,比較自在。

粗獷feel張涵予當律師,也勉強。他和福山雅治角色互換,也許還可以work。

電影敗在知名度最高的3位主角,都是錯誤之選。

找個韓星讓她說日語、英語、華語就是沒得說韓語,河智苑的存在最是尷尬。Cast哪國人都行,但要能同聲同氣。一直以來合拍片不work,語言是問題之一。講句對白都生硬,叫演的人看的人怎麼投入。

最順眼,竟然是吳飛霞。初時一直想不起在哪裡見過,還以為是什麼美籍華裔女星,沒想到是吳導千金。《太平輪》里的她太壯太生硬,對比弱質纖纖的宋慧喬、氣質優雅的金城武,在電影里顯得格格不入。這裡當殺手,站出來身型模樣已夠彪悍凶狠,人人勉為其難念對白,她說起英語最自然。與河智苑的姐妹情,也比兩個男人更有說服力。

重塑《喋血雙雄》式英雄情義,大阪城護城河上水上摩托車追逐,農舍背對背滑行雙槍殺敵,獨闖藥廠大開殺戒拯救同伴,但張涵予和福山雅治畢竟不是周潤發、李修賢。

想販賣情懷,亦無從。

過去的已經過去,把最美時刻留在記憶當中沒什麼不好。

物是人非,回不去呀。

執著,只會徒增傷感。

 

 

Published:27/11/2017

Comments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